您当前的位置:乐亭新闻网 >>  本地要闻

美丽乡村的开篇序曲———乐亭县古河乡全面实行村内卫生保洁市场化运作纪实

http://laoting.hebei.com.cn/ 2017-09-13 14:11 乐亭新闻网

  乐亭的初秋炙热依旧,全县正酝酿着一场事关近40万农村居民日常生活的“小改革”——村内卫生保洁市场化运作,通过引入第三方保洁服务并建立相关配套机制,破解农村环境卫生脏乱差、易反弹等难题,全面改善农村居民居住生活环境。

  这一改革的源头发端于地处乐亭西南的古河乡。2017年,古河乡以卫生清理、日常保洁、长效维护、奖励激励4项机制为框架,构建了保洁市场化运作体系,让全乡2万居民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优美环境。

  “现在村里没有臭味,也没有苍蝇,这个夏天,我们也能在树荫下乘凉了。”

  由古马路自东向西进入古河,第一站就是刘家林村,街道整洁如新,树荫下聚着三五成群纳凉的老人。“现在村里没有臭味,也没有苍蝇,这个夏天,我们也能在树荫下乘凉了。”得知笔者来意,村民赵金侠“回顾”起5个月前的场景:“家家门外都有柴禾和粪堆,挺宽的路堵得过不了车;一到夏天,臭气熏天,苍蝇趴一墙,根本不敢在屋外待着。”

  刘家林村是珍稀皮毛动物养殖专业村,秸秆和动物粪便是主要“污染源”,环境卫生状况在全乡排在末尾。“村里每年都会集中清理,但很快就会反弹。”刘家林村党支部书记李静胜介绍说,“很多村民觉得环境卫生不是大事,让他费工费力地清理、保持,难度大,再加之互相观望,一家不清全村不清,一家乱堆全村反弹。”

  刘家林村是古河乡环境卫生整体状况的缩影。古河乡以水稻、玉米种植和珍稀皮毛动物养殖为主要产业,大多数村都存在秸秆粪便侵街占道的情况,并不同程度陷入清理-反弹-再清理的“不良循环”。

  今年5月,刘家林村成为了古河乡保洁市场化运作试点村,也最早尝到了“甜头”。“把刘家林村这块最硬的‘骨头’啃下来,以后的工作就好开展了。”古河乡党委书记裴建利告诉笔者,“要给以后的卫生清理‘打个样’,让群众看到实实在在的好处。”

  古河乡探索建立的环境卫生保洁市场化运作体系,其核心是购买第三方保洁公司所提供的环卫服务,旨在破解当前卫生困境,为群众营造更加优质的卫生环境。裴建利认为由于第三方保洁公司更加专业和客观,让村民更有信任感,能不受“人情网”、派性矛盾等因素的制约,更容易开展卫生保洁工作。

  刘家林村的“蜕变”成为了保洁市场化运营最鲜活的“广告”,其他24个行政村也都纷纷加入了保洁市场化运作的队伍。

  虽然保洁市场化运作实现了全覆盖,但真正确保这一体系能运营成功,还需要“过关斩将”。要迈过的第一道“关卡”就是全面清理垃圾柴草、畜禽粪便、有碍观瞻的临时性建筑、残垣断壁等。“尽管保洁服务由保洁公司提供,但乡村两级却不能‘袖手旁观’。”裴建利说,“要充分发挥党员干部的作用,确保清理工作不打一丝折扣地推进,为构建保洁市场化运作体系夯实基础。”

  古河乡发动了卫生清理“百日攻坚”,党委、政府和各村党员干部悉数上阵,派发宣传单、张贴通告、入户走访,保洁公司也派出宣传车在各村巡回宣传,让全乡群众了解保洁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和好处,取得广大群众支持,营造工作氛围。

  “建立多方监管机制,坚决遏制反弹,绝对不做‘面子工程’,要真正造福于民。”

  8月29日一大早,齐庄子村保洁员安凤奎就开始在自己的“片区”巡视,收走各家各户装袋放置门外的垃圾杂物。“每天巡视2到3次。”安凤奎说,“村里一共有我们2个保洁员,每人负责一片儿,任务量不大,能确保卫生清理及时到位。”

  按照与各村签订的保洁服务协议,村民日常产生的生活垃圾由保洁公司负责清运,而秸秆柴草、动物粪便及其他乱堆杂物,应由村民自己负责清运到各村规定的垃圾站。对于违反协议规定乱堆乱放杂物的村民,保洁员将及时上门劝导。保洁公司每天都会派出专门人员对保洁员工作进行“查缺补漏”,形成卫生保洁“双保险”。

  卫生巡查机制是遏制反弹的重要举措。“我们建立了多方监管机制,坚决遏制反弹,绝对不做‘面子工程’,要真正造福于民。”主管此项工作的乡人大主席任学良说。

  在古河乡保洁市场化运作监管体系中,乡政府负责对保洁公司所提供的保洁服务进行考核评估;各村作为“雇主”,则理所当然地对保洁公司的日常服务进行督促督导。一切的考核、督导,都将与服务费用直接挂钩。

  据介绍,各村保洁服务费用将分两期支付,第一期费用的支付比例,根据保洁服务考核结果分为70%、50%、30%三档;年终,按照考核分值核算保洁公司全年应得服务费用,再通过第二次发放给予补齐。这也意味着如果保洁公司服务没能达到协议要求,将不能拿到足额的服务费。

  古河乡保洁市场化运作的服务费用由乡、村两级财政共同支付。按照各村村民人数、卫生状况等情况,古河乡的保洁服务费用被划分为每年65-75元/每人和75-85元/每人两个等级。为降低村集体财政负担,古河乡统一为各村补贴40元/每人,各村由村集体财政负担剩余部分。

  “实际上负担并没有加重。”提起服务费用,古河村党支部书记张志恒算了一笔账,以前古河村每年都集中清理3-4次,每年花费大约在8万元,但由于反弹严重,这笔钱基本打了“水漂”,“虽然今年村财政需要支出保洁服务费10万元,但却是一次支出,长久受益。”

  随着保洁市场化运作体系的逐渐成熟,服务费用还将逐年递减,但乡财政补贴不会下降,这也意味着,各村保洁费用支出将会不断减少,直至“零负担”。“资金是保洁市场化运作的根本保障,我们在财政紧张的情况下做足了准备。”任学良认为要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,用在造福于民上。

  “保洁市场化运作仅仅是开篇序曲,我们还要绿化扮靓整个古河,建设宜居幸福的美丽沿海小镇。”

  保洁市场化运作体系的建立,让古河乡整体环境焕然一新。同样焕新的,还有村民的思想观念。“现在,村民都把垃圾装袋放在路边,养殖户很多都预备了小推车,把每天的粪便运到固定的垃圾站。”提及村里的变化,西新村党支部书记李秀亭感慨不已:“全村人都想把环境保持好,都自觉遵守保洁协议规定。”

  从旁观到支持,再到主动维护,古河乡群众的卫生、生活习惯悄然发生了改变。要保障环境卫生不断持续优化,还需要村民的参与。为此,在充分宣传发动的同时,古河乡启动了制定村民公约的活动,让作为受益主体的村民成为维护卫生环境的主体。

  最近几天,溪家坨村村民李平春新增一项“任务”——管护好门前新修花池子里的十几盆鲜花。“以前的卫生那么差,没地方也没心情修花池子,更别说养花种草。”李春平对保洁市场化非常认可,她说:“如果没有实行保洁市场化,我也享受不到这份幸福。”

  卫生环境的净化,让该乡群众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生活品质的提高,也感受到了乡党委、政府对于改善民生、造福于民的能力和决心。“要把保洁市场化运作作为打开工作局面的突破口。”乐亭县县委常委、副县长兼农工委书记石井满认为古河乡保洁市场化的成功运作,提高了乡党委和政府的公信力和领导力,融洽了党群、干群关系,凝聚了全乡士气,“将全面总结古河乡的工作经验,在全县推广铺开。”

  在石桥头村,该村党支部书记李梦交告诉笔者,划定固定垃圾站之后,村里的一处废弃坑塘终于摆脱了垃圾的“困扰”,按照村民的建议和要求,村里已经进行了回填,并准备修建一处村民广场,为村民新增一处娱乐健身的场所。“环境好了,大伙眼界也高了,想让村里越建越好。”李梦交说。

  随着卫生环境的彻底好转,古河乡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充满了更多期待,基于民意,很多村开始“滋生”出更多想法。“保洁市场化运作仅仅是开篇序曲,我们还要绿化扮靓整个古河,建设宜居幸福的美丽沿海小镇。”裴建利介绍说,古河乡将唱响净化、绿化、靓化“三部曲”,全面提升改造古河乡整体面貌。

  在古河乡保洁市场化运作体系中,已经为开展下一步工作预留了“接口”。古河乡将根据各村宣传发动、督导卫生保洁等各项工作的开展情况,给予不同程度的资金奖励,这笔资金将专款专用,作为各村实施绿化的启动资金。同时,古河乡正结合各村实际情况,进行绿化工作的整体规划,不久的将来,古河乡将更加美丽,群众生活将更加幸福。

关键词:

稿源:
责任编辑:金虹

相关新闻

  领导活动 更多
  本地要闻 更多
  善行河北 更多
  党的群众路线 更多
版权所有  长城网  国新网许可证编号  1312011001  冀ICP备10001396号-1